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激情

菊花宝典 (1-5) 作者:不祥_另类小说_



              ≌花宝典

字数:14188
            第一回-葵花?菊花?

  手中拿着几个小时前在二手旧书店无意翻出的一本「葵」花宝典,想说是本小说,没想到回到家一看,首页八大字,「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靠,还真的自宫勒!」。这本哪是什么葵花宝典,封面底下还黏着另一个封面,「菊花神功」,第二页内容写着「若不自宫,亦能成功。」

  薛云:「靠,那没看第二页的人,先自宫,不就冤枉死了!」,若是不自宫,得用菊花来练。这本是给太监练的双修神功。

 ∩以此功法,吸取男性元阳,采阳补阴,使自身元阴壮大,从而练成此书中记载的九阴变神诀。薛云:「怎么不是九阴神功?」。

  薛云今年刚考完大学,距离开学还有两个月。从外表看来,皮肤白晰,没有男生的喉结,也就保持着小时候未变声的声音。

  是家中排行老四,上有三个姊姊!从型接着姊姊们替换下来的衣服穿。直到小一上学才有男生的校服可以穿。

  由于在女人堆里长大,耳濡目染下,自己也深深觉得应该要身为女性才是,可惜洗澡时下体那根棒子时刻提醒着自己是男的。

 ∨阴变神诀,乃是消耗元阴将身体转换成想变成的人,不论男女皆可,但需要这些男女的元精。也就是需要这些男女在高潮时所出的精液、阴液!薛云:「这也太难了吧!我自己都没元阴。」这时电脑传来登登登。「芸芸美女,在吗?我在无X 网站看到你的照片,真是美人胚子一个啊!不知道有没荣幸跟你交个朋友啊?」薛云三姊替他弄了一个无X 网页,都是放上薛云的女装照,还把MSN 的
帐号放在自我介绍上,因此导致大考完一堆宅男邀约的讯息。

  薛云心想,想变身为女人得练成九阴变神诀,要练得要有元阴,除了从女人直接吸取之外,就是利用菊花神功吸取

  男人元阳转换。而若不用菊花而用嘴巴吸取,其功效将降低一半。一想到要被男生插入菊花,薛云的菊花就一紧,棒子马眼突然分泌出前列线液来。薛云:「难道我真的这么想被男生插入?唉、女装穿久了,连心态都是女人了。」高中三年读男校也没交半个女友,唉,说不得得先被插菊花了!

  「有事吗?」薛云回覆着刚刚的讯息。

  「我叫赵军,你叫薛芸芸是吧?晚上有空吗?」

  薛云:「有,要干嘛?」赵军:「晚上到X大后山看夜景如何?」

  薛云:「我又不住那附近。有点距离喔!」

  赵军:「不然我去接妳。」

  薛云:「不用,约芝X站好了!你有照片吗?」

  赵军:「等等,有看到吗?」

  画面上传来一张不起眼的男生照片,赵军:「妳多高多重呢?」

  薛云:「我网页没写吗?165 /47. 你呢?」赵军:「168 /72,那妳三围
多少啊?」

  薛云:「看夜景,问这个干嘛?到时候见面自己拆不就知道了?」,薛云心想这个应该是个死变态的。

  约好时间地点后,薛云就开始打扮,虽然头发从高三下开学一直没剪,但还不够长,只得带上姊姊们的假发。

  女人有时去Party 时,戴假发比去染发烫发快速便宜的多,所以姊姊们就买
了几顶。

  头上这顶是三姊的,红棕色大波浪齐肩长发。穿上一件连身雪纺挖肩洋装。
  里面穿的是穿戴式假乳,再穿上底部缕空的马甲,薛云的用意是固定再固定假乳,也有不让赵军容易伸进衣服内处碰到假乳。看着镜子里的女装装扮,简直是三姊的模样啊!自己都有点恍惚要叫姊啦!

  坐上捷运,一路上接受着男人们向着自己看来的目光,内心开始紧张起来,担心会不会被人发现是男伴女装。

  不过想来是多余的,现在自己倒像是这节车厢最亮眼的一个。晚上八点到了目的地,就看到赵军的车,一上副驾驶座,赵军:「妳好,没想到你比照片还漂亮啊!」薛云心想,没想到你比照片更胖。薛云:「走吧,我可不能太晚回家!」
  赵军车子往后山开去,开着开着但却不是往平日人多的地方去。薛云知道也不说破!

  到了一处路灯不多,可以远眺市区夜景的地方,赵军停好车,右手毫不客气就搂着薛云的腰,「走,我们去边边坐坐!」

  今天不是假日,人不多,距离薛云他们坐的地方最近的也有10公尺远。
  一坐在矮墙上,赵军的手就开始不安分起来,从薛云腰部一直往上,突然右手从薛云后方搂着腰变成摸上右胸乳房上。

  薛云:「恩……别这样!不是看夜景吗?」

  赵军:「妳不是要我拆拆看吗?」

  薛云:「对啊,用猜的,怎么突然用手摸呢?恩……别……」薛云假装呻吟几声。

  赵军:「我就是正在拆啊,拆东西的拆。」

  薛云:「讨厌……你好坏,没想到你长相老实,但很色」

  赵军左手抓着薛云的左手,让她的手摸上自己的肉棒上。

  薛云:「阿压,你。。。你怎么就把他掏出来了啊?」

  赵军:「怎么样,硬不硬?粗不粗?帮我舔舔如何?」赵军呼吸急促,肉棒火烫,马眼开始流汁,抓着薛云的手握着肉棒上下套弄。

  左手突然往薛云下体摸去,薛云右手拼命阻止他,「别这样,旁边有人,我不喜欢被人摸那边」,薛云急着怕被人摸到自己的棒子。

  赵军:「没关系啦,他们看不到这里」说着,赵军就压着薛云的头往裤裆里去。

  薛云:「你。。。你怎么这样。。。呜。。。。呜。。。」一根混着男性前列线液味道粗硬的棒子捅进薛云的小嘴里。

  由于这是薛云第一次被塞满小嘴,一开始有点做恶,但本身想当女人的念头使然,开始运起菊花神功。

  赵军左手压着薛云的头,右手隔着衣服搓揉着薛云的假乳,「你这有C 吧!喔……喔……好爽……你舌头好厉害!」

  薛云的头上下努力套弄着,左手也辅助性的上下套弄,不时伸出舌头舔弄马眼,有时还故意发出吸口水舔冰棒的声音。

  「哥哥……你的好硬喔!」

  「哥哥……舒不舒服?」赵军听到薛云这淫荡的话语,突然精关有点把持不住的情况,

  「喔喔……太爽太舒服了,妳接住,给妳热豆浆喝喝」赵军双手压着薛云的头,肉棒在小嘴里喷射热豆浆。

  薛云运起菊花神功,这热豆浆被一股吸力往薛云的食道吸入,渐渐薛云小腹内有一丝暖洋洋的细小气丝,逆时针转动了起来,转了一圈之后暖气丝消失不见,转而出现一丝冰冷的气丝,也逆时针转了一圈,之后像是找到仓库一样,下沉至丹田之中。

  在薛云运功时,赵军只觉得比平常射出时更爽更具有身体感官的刺激感,导致脑袋一片空白,眼睛还吊了白眼。

  赵军射完却没有软下的感觉,「芸芸我还是硬的,妳想不想被这根插入啊?」
  薛云:「还是去车上吧」两人回到车上,上了后座,赵军等薛云关上车门后,双手等不及就从薛云后面抬着薛云的身子往自己的身上坐。

  薛云:「恩……你别这么猴急嘛……别戳坏我的衣服,我自己来」薛云握着赵军的肉棒,右手掰开秀裤,对准姓花,慢慢坐了上去,一寸一寸让赵军的小头慢慢伸进去。

  「恩……痛……好痛……等等……阿……你别用力啦」

  「怎么?妳该不会是处女吧?好紧喔!」

  赵军一手压着薛云的肩膀,一手扶着薛云的腰,突然往下一压,配合自己的往上挺腰,将自己粗硬的肉棒整根没入薛云的姓花内。薛:「啊……好痛……喔……不要……喔……慢点…………」

  赵:「真的好紧,差点被妳夹出来,靠!跟处女一样紧啊!该不会妳是处女吧?」

  薛:「喔……喔……好痛……拔出来……拜托……我不行了」

  薛云两手撑在前座椅背,屁股在赵军大腿上上上下下来回用菊花套弄着赵军的肉棒,菊花内壁被棒子撑开而有撕裂流血,让直肠更加湿润容易插弄。

  车子随着薛云的上下运动,有韵律地震动起来。

  「啊……啊……你慢点……好哥哥……好老公……你好猛啊……我。。。我会被你插死」

  「就是要把妳插死,齁……妳比我女人还骚还要紧,爽死我啦!我要射啦!」
  「别射在我里面……你这坏人」薛云故意引诱的说。

  「来不及了,妳夹的好紧,我要灌满妳的子宫,齁……射……射了……」赵军两手抓着薛云的腰,子孙豆浆满满灌入薛云的菊花洞内。

  薛云急忙收起被干茫的心神,运起菊花神功,一股比刚刚从嘴巴运功更强的吸力,从赵军丹田小腹有一股元阳之气顺着赵军的肉棒、随着赵军的子孙白液,灌入、被吸入薛云的菊花内。随着这股元阳的流过赵军的肉棒,让赵军感受到比平常射出时更强烈的快感。

  赵军两眼吊白,脸颊慢慢从原本的白胖圆润变成有点黯黑、脸颊有点消瘦下来。 赵军:「没想到车震这么爽!差点死掉。」薛云:「坏人你……干嘛射进去?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赵军:「不会啦,我这有事后丸,吃了没事!」 薛云:「你没事身上带事后丸做什么?常找网友做无套?」

  赵军:「没的事,是给我女友吃的。」薛云:「有女友还出轨,说你是坏人,事后丸对女生身体伤害很大。真是臭男人」

  赵军:「又不常吃,女友危险期又没套时才用,你今天危险吗?」

  薛云:「算你好运,不是。带我回捷运站吧。」赵军下了车想往驾驶座去开车,但一刚下车却两脚无力发软。

  薛云:「阿……怎么啦?」,赵:「呵呵,这次糗了,我没力了!」

  薛云:「我帮你开吧,住哪?怎么走?」

  赵军说了一下地址跟怎么走比较快之后,在下山途中开始打呼了起来。
             第二回-九阴变神诀

  「喂……喂……到你家了,休息够了没啊?」

  赵:「喔喔……Sorry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没什么体力,口干舌燥的,
你能停在那个停车格吗?」

  薛:「干嘛?该不会还没力上楼喔?你家没电梯啊?」

  赵:「租的是老公寓,在四楼,帮我撑一下啦!我等等给你车马费,让你叫计程车」

  薛云扶着赵军上楼,赵军左手跨过薛云的后颈,左手掌挂在薛云的左胸前。
  「啊……别这样……都没力了还这么色,你该不会是假装的吧?」

  楼梯昏暗,赵军左手搓揉着薛云的左边假乳,舌头舔着薛云的右耳。

  「好了,你这色鬼,到了。我要回家了。」

  「芸芸美女,我又硬了,再来一次吧!好不?」

  「你想死啊?射了两次就腿软,还想再一次。」

  薛云被赵军拉进公寓,赵:「嘘!我室友还有一个暑假还没回家!」

  这种公寓是房东切成三个房间来分租,两间雅房一间套房,前阳台外推变成客厅的一部份。

  薛云在进赵军雅房前,「等等可以不要开灯吗?」

  赵:「好好,怕羞啊?我们都恩爱过了还怕」

  进了房间,赵军快速的脱光全身的衣服,就压着薛云往床上一躺。

  赵:「耶……你都没脱啊,我来帮你脱」,「别,我自己脱,你别压着我,我在上面好吗?」

  赵军的房间虽然是雅房,但有个小小对外窗,窗外有点路灯的余光映射进来。
  薛云坐在赵军身上,把雪纺连身洋装上身部分褪下到腰部,露出上半身的马甲性感内衣。

  而马甲内的假乳,在赵军房内虽有路灯余光,但还看不出任何破绽。

  赵军:「真是性感,你早就准备好给我干了吧?还穿性感内衣出门,妳也很色啊!」

  赵军想把性感马甲内的胸部掏出来舔,但被薛云阻止:「别,我不想被舔乳头,会变黑。你搓搓就好了」

  赵:「好好,规矩真多」,薛:「都给你糟蹋了,至少听我的好吗?」
  赵军肉棒在薛云下身搓来搓去,但因菊花洞小,没平常那样一下进入,薛:「你别乱搓啦」

  薛云右手往后伸,深往屁股下方扶着赵军粗硬的肉棒,对准自己的菊花,坐了下去。

  赵:「噢……好紧,这次没那么干了」

  弹簧床随着薛云的上下,发出弹簧哀嚎声,吱……吱……

  由于这次没有裤子的阻挡,薛云的两片屁股肉与赵军的大腿肉相击,发出淫秽的啪……啪……啪……声。

  薛云在赵军身上扭腰摆臀,那臀部有如马达一样,被腰部提起后臀,再被腰部与身体往前往下套弄着肉棒。

  赵军:「喔……哇……妳好会扭,穴紧腰又细,漂亮又甜美,如果胸部大点就更完美了。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

  薛云心想:「还lucky 日勒,你没被我吸死就不错了。」

  运起菊花神功,这时菊花开始一缩一放,随着神功运起,薛云也有感官的刺激,让薛云身躯更是淫荡的摆动。

  而这也是菊花神功的一种堪称副作用,会发功之人被菊花刺激下有如发情女子的身躯摆动与呻吟。也不知从哪生来的润滑液,出现在薛云的菊花道中。这一切的目的也是为了让发功之人能以此来刺激交合中男人的感官,以顺利取得男人的元阳。

  由于雪纺连身洋装下摆裙子未脱盖住薛云的下半身,赵军也就没发现薛云正在勃起的棒子,这棒子丝毫不弱于赵军的粗硬,还更长了一段。

  赵军万万没想到正在干得不是美女,而是有着肉棒的男人。

  「啊……啊……好棒……好硬……赵哥哥……你的好粗啊……爽死我了,搓到我G 点了」

  赵军屁股猛挺,肉棒在薛云的菊花进进出出时「渍!」「渍!」声响。「芸芸……妳真浪啊!」

  「好哥哥……你好会插啊……好爽……爽死妹妹啦……啊……啊……」
  赵军扶着薛云的腰上上下下,薛云右手指夹着赵军的奶头,刺激着赵军,左手搓着自己的假奶在床上骑马般,每次坐下都会呻吟叫床!

  「插……我插爆你!来……背向我,换个姿势!」

  薛云菊花夹着赵军的坚硬粗肉棒,像陀螺般右转转身,这转身让菊花的感官更加刺激!

  「喔……喔……这什么姿势啊?」

  薛云开着双腿有如M 字,身体与床上的赵军成35~45 度夹角,双撑着床,赵
军一样扶着薛云的腰往自己的肉棒撞击!

  「爽吧?」

  「喔……你……你A 片看太多了你……啊啊……慢点!」

  赵军右手突然往前想抠薛云的阴蒂,薛云吓了一跳,抓住赵军的手,「啊……别用手……从后面干我好吗?」

  刚刚差点被发现有跟火烫的棒子在薛云的身上,这姿势太危险,薛云主动要求换个更安全的姿势!

  「好!棒棒可别离开你的穴穴喔!!」

  薛云慢慢撑起身子,双脚靠拢屈起,往前慢慢趴下,屁股也慢慢翘高,赵军也撑起身子,双腿也站了起来,双手扶着薛云的腰,转变成路上常看到公狗与母狗交合的姿势!

  「好……换我主动啰!感受一下我的腰力……干死妳!」

  「啊啊啊……慢点……」

  「爽吗?」、「好爽啊」、「谁在干妳?」、「啊……啊……是你……啊」、「我是妳谁?叫老公!叫啊!」、「啊啊……是老公~ 老公在干我……」
  赵军看着薛云的后背那穿着性感马甲、那纤细的腰在那扭着扭着,享受着这视觉上的刺激!

  薛云淫荡的叫床声,随着肉棒一进一出越叫越大声越叫越淫荡!如果隔壁房间还有人的话,也是可以听到有人叫床!

  「喔喔……老公好猛啊……操坏妹妹的骚穴啦……啊啊啊……要升天了啦……」

  薛云突然感到好像要高潮射出一样的感觉,然后有一股液体无中生有般似的,从自己的小肠喷往直肠喷往赵军的棒子上。薛云全身僵直发抖,「啊……这是……高潮了吗?」

  「怎么会??难道也是神功使然?」薛云心想。

  「喔喔……被我干到高潮啰,一起吧!」赵军拉下薛云的身子,抱紧薛云,舌头与薛云蛇吻,肉棒被薛云不知名的淫液浇洒下,爆出白白的豆浆。

  「啊……喔……天啊怎么会高潮?唉呦!你怎么没软?别再插了……会被你插破的……喔……不行……啊……好爽……怎么会这样……别停……插死妹妹我吧」

  赵军:「插死你这荡妇,灌爆你的穴穴,喔……今天真是爽到了!」

  「恩……恩……我……没力了……啊……啊……好老公……好哥哥……饶了妹妹吧……啊……阿……要飞了……又……要……泄了」

  「我也要喷了,灌……爆妳,齁……」赵军射出浓浓的白液灌入薛云的菊花内,之后身体僵直一阵哆嗦,口吐白沫昏了过去,身体往后倒下,碰的一声倒在床上。

  薛云:「喂……喂……没事吧?」探了探赵军的鼻息,摸了摸胸口心脏的位子,「呼……还好,没死」

  「这菊花神功我还没控制好,差点造成人命了」。

  感觉腹中有一股从赵军吸来巨大的元阳之气,「先一半转成元阴吧。」
  丹田元阴正在快速壮大,「恩,现在身体内有赵军元阳之气也有相对一半元阴之气,目前身上也只有赵军的元精,来试试九阴变第一变。」

  薛云坐在赵军身上盘起腿来,菊花还夹着赵军的棒子,虽然赵军晕了,但棒子却被菊花神功夹紧还没放血回去变软。

  薛云手掐诀于中喃喃念起神诀,腹中剩下一半赵军的元阳,与菊花内残存的元精慢慢消散,而薛云的样貌开始有了变化。

  过了一刻钟,在赵军的床上,赫然有两个赵军出现,一个躺着,一个坐在躺着的赵军身上,上身穿着性感马甲。

  「登……登……登……登……登」,突然传来智慧手机的铃声。

  那穿着性感马甲有着赵军长相张开了眼睛,薛云心想:「这是他的手机响?」薛云站起身来,「啊……」姓花脱离赵军的肉棒,「啵」了一声,赵军的棒子瞬间软了下来。

  薛云看向镜子,「耶?还真的有用,变成赵军了!」「啊……怎么声音也变成赵军了」薛云听到自己的声音也吓了一跳。

  桌上智慧手机还再响,上面显示一张女孩的照片,名称显示是「亲爱的」。脑中突然传来一幕幕画面,画面显示着赵军这三天来的记忆。

  「呦!没想到还有这种作用!」薛云接起手机:「喂……亲爱的,怎么啦?不是去跟同学唱歌?」

              第三回-丽华

  「是啊!欣慧有点喝醉了,我也有喝一点。想叫你来当计程车」丽华说。
  丽华是赵军的学妹,刚把到手半年多。今天晚上跟一班女同学在暑假回家乡前唱歌聚会。

  欣慧是赵军的同学,是丽华的学姊。丽华、欣慧两人很要好,欣慧介绍丽华下学期跟他住在同一个公寓另一间雅房,公寓样式也跟赵军住的一样,租的是一层公寓三间房。

  这几天赵军才帮丽华搬好家。明天中午丽华就要坐火车回南部家乡。赵军趁丽华他们去唱歌,色欲薰心才找上了薛云。这些都是从赵军的记忆得知。

  「好,我去接你们」薛云看着床上口吐白沫的赵军,想想这是个机会。想起菊花神功中,除了记载利用菊花吸取男性元阳转成元阴之外,还在后记记载了一个采取女性元阴之法,也另有记载一个转元阴转回元阳??之法,合起来就是采阴补阳。但可能誊写此本宝典之人是个太监,所以把这采阴补阳之法拆成两法放到后记了,因为他用不太到。

  薛云连忙将女装换下,从赵军的衣柜换了套赵军的衣服,开着赵军的车,到KTV 外暂停,「喂……喂……丽华,有听到吗?怎么这么久才接?你们在哪间包厢啊?」,电话中丽华支支吾吾不是太清楚的回答:「512 」。

  「喔,好!」,上到五楼,走出电梯,有一男人擦身而过时看了薛云一眼,薛云:「咦,这帅哥怎么这么眼熟啊?」

  进到丽华他们的包厢,「怎么剩下你们两个?」,丽华:「因为……因为你会来载我们,所以其他人先走了」这时欣慧已经酒醉,横躺在沙发上,两脚还开开的,不时挥手蹬脚说着自己没醉。

  欣慧平常在班上一副高不可攀的冰霜美女,没想到今天却在赵军面前失态,虽然是薛云假扮。

  「来吧,我背她到车上」在丽华协助下,薛云背起欣慧,背上被两团软软的肉团压着,没想到这欣慧胸部还蛮大的。

  欣慧今日穿着百合白领女性衬衫,下着齐膝裙子。装扮保守。而丽华今天穿的是露肩长版T ,下着小短裤,这种穿法常让人觉得,这长T 是连身裙,下面没穿裤子的样子。

  薛云开车送他们回到她们的租屋处,在背欣慧进到她的房门时,欣慧突然呕吐了出来。

  「喂……挖勒!我背后都是啦!」薛云将欣慧丢到她的床上,丽华连忙拿着抹布收拾了起来。

  「唉呦!只是上衣而已,等等我帮你擦擦,等等就干了啦!」丽华说。
  丽华:「你先回我房间等我,我先帮学姊清理一下」

  薛云:「我帮妳替欣慧清理吧!」

  丽华:「去去去,大色鬼,想趁机揩学姊的油啊?」

  薛云:「她怎么喝那么醉啊?」

  丽华:「你不知道吗?我不是跟你说过?她被男友给出轨了,学姊是说前天去慕凡学长租屋处时刚好撞见学长正在跟一个女的做爱」

  薛云从赵军的记忆中,这个叫慕凡的是化工系的,人长的高有180 ,又帅,活脱脱是一个小白脸的样子。

  「等等,这慕凡不是刚刚在KTV 撞见过?」薛云心想。

  薛云:「那这个慕凡刚刚没去KTV 找欣慧忏悔吗?」

  丽华一听到薛云这么问,惊慌的回答:「谁?慕凡学长?没……没见到啊!没……没有吧?」

  薛云心想,怪事明明就有看到。

  薛云:「是喔,看欣慧的样子,她正需要别人的安慰啊!」

  丽华:「安慰你的头勒l到我房间去等我啦!」

  薛云:「等妳干嘛?等妳来安慰我吗?」薛云右手一把抱住丽华的腰,左手搓揉着丽华的右乳房,丽华身高160 体重49,小个子一个,有着俏丽的妹妹头,
但胸部确有Ecup大。所以丽华常穿宽松的上衣来遮掩。

  丽华:「别……别在这里啦,学姊会醒来的。」

  薛云:「她醉翻了不会醒的啦,何况妳房间乱遭遭的还没整理好。」

  薛云不管丽华的挣扎,继续搓揉丽华大奶奶,没想到丽华对乳房搓揉很是敏感,顿时呻吟了起来,脚还发了软。

  这么敏感?薛云脱了背后有呕吐物的上衣,把丽华抱到床上放在欣慧旁,一手搓着丽华的胸部让她发软没力,一手伸进丽华的短裤,中指插入丽华的小穴中。
  薛云:「怎么这么湿?恩?」

  丽华:「我……我看到你,就……就湿了啊!啊……哥哥别抠那里啦……」丽华解释着。薛云直觉这穴中仍残留有他人的精液,也不说开。脱掉丽华的上衣,入眼见到的是一对粉红胸罩罩不住的大奶,薛云没脱掉胸罩,直接将丽华的胸部掏了出来,右手搓揉右奶,嘴巴舌头吸舔着丽华的左奶乳头。左手摸入旁边欣慧裙子内,手指隔着秀裤抠着欣慧的阴蒂。

  这时,薛云感受到旁边欣慧一阵颤抖。「喔~ 这家伙该不会假睡吧?」,薛云想测试一下,心一狠就将中指插入欣慧的蜜穴中,不出所料,欣慧双腿微微夹起,但双手却没阻止薛云的手,仍然继续昏睡,但闭目的双眼在眼皮底下转动,小嘴微张。

  丽华:「嗯……不要啊哥哥……嗯……学……学姊会醒的……啊……」
  薛云:「妳叫小声点她就不会醒啦,先来让妹妹妳爽。」薛云左手离开欣慧的蜜穴,然后扒掉丽华的小短裤,让丽华转个身趴在床上,屁股被薛云抬起对着自己的下裆,薛云解开裤子拉链,掏出巨屌,对准丽华已经不知被谁湿润的小穴,扑嗤插了进去。

  丽华:「啊……啊……好粗……好……好大……怎么会变大了?喔……哥哥慢点……你怎么变大了?」

  薛云虽然变身为赵军,但肉棒还是保持着薛云本身的长硬度。

  薛云:「有两个女人在床上,当然比以前大啰」

  丽华:「你这坏人,有了我还想要学姊……啊……美死了……爽死我了……」
  薛云:「我坏人?你说,你刚刚跟谁做啦?下面怎么有别的男人的精液?说……」薛云猛力挺着腰撞着丽华的屁股,前前后后地突刺!

  丽华:「喔……没……没……啊……哥哥没有……」

  薛云:「还说没有,说是不是那个慕凡?」

  丽华:「啊……哥哥你……怎么知道?喔……不行了……被顶到花心啦……啊啊啊」

  薛云:「妳这贱人,说,是不是就是妳被人撞见在那慕凡床上?」

  薛云一边质问着一边也没闲着,用他那有如公狗腰,两脚跨在丽华的屁股上方,两腿在丽华两腿前,那粗大的木桩随着公狗腰的摆动,一桩一桩快速着向丽华的小穴深处打桩。

  丽华:「不是我啊……哥哥」

  薛云:「不是妳,那妳们是在哪干上的啊?KTV ?」薛云双手往下往前,握住丽华的豪乳,一手顺时针一手逆时针搓揉了起来。丽华:「啊啊……是~ 是在KTV ……呜呜……对……对不起……喔喔……对不起哥哥你啊……」

  丽华想起在KTV 在醉倒的学姊面前跟慕凡学长做爱的画面,一边感受着薛云的公狗腰的撞击,眼前旁边还躺着学姊,在这多重刺激下,「不行了啊……要泄了……哥哥今天怎么那么猛啊……啊……」,丽华屁股夹紧,小穴内波涛汹涌喷出高潮的汁液。

  薛云:「想到妳被人奸了,当然小弟弟愤怒猛起来了啊!!!」

  薛云立马运起采阴补阳功法,吸起丽华的元阴以及元精来。丽华感受到一股平常没有的感觉跟着高潮的淫液流过阴道流向薛云而去,这感受让丽华高潮时间比平常多了一倍,感受更为强烈。丽华:「啊……泄死我啦……喔……喔……别……别……再高潮时又继续插我啦……啊啊」「会坏掉的啦~ ~ 又……又高潮第二次啦……怎么会……高潮不断……啊……」

  丽华的淫叫,就算是站在公寓门外应该还能听到少许。当然公寓客厅可是听的一清二楚。

  薛云心想,这欣慧就算是昏睡也该被吵醒了吧。

  薛云:「说,事情是怎样发生的?我去接你们时电梯遇到他」。

  丽华因为第一次感受到这高度强烈的高潮,身体颤抖喘息了一阵子之后,才述说了起来,刚刚在KTV 发生的事。

              第四回-变女

  原来慕凡被抓包之后,有心挽回欣慧,不断想找欣慧解释忏悔,但欣慧就是不接电话,也避不见面。

  今天是欣慧丽华他们一班学姊妹们聚会,有人向慕凡通风报信,所以慕凡就赶来KTV ,其他姊妹们不好继续在旁当电灯泡,反正也唱够久了,就留下住在一起的丽华陪着,以免欣慧与慕凡有所冲突。没想到欣慧一边质问慕凡为何要这样对她,,一边猛灌酒,本来就已经有点醉了,就这样当着慕凡跟丽华的面哭泣的醉倒了。

  「妳叫丽华?」,「恩」,「当天的事妳也有看见?」「恩,学长你这样真是不对」,慕凡:「是……是……我不对,但这是天底下所有男子会犯的错啊,而且真的也控制不了自己的那里」。

  丽华:「学长你要干嘛?」

  慕凡:「带欣慧回我那」

  丽华:「不用了学长,等等我男友会来载我们,再说带学姊去你家做什么?」
  慕凡:「当然是当女友疼爱啊?」

  丽华:「不行,放开她!啊……」两人争抢着欣慧时,一不小心,慕凡压着丽华跌倒到沙发上,而双手正好压在丽华的双峰,下身的小兄弟正好顶在丽华的阴户上头。丽华:「学长,别……喔……别搓……恩」,丽华今天也喝了不少的酒,胸部平常又非常敏感,这时被学长搓揉上胸部,整个人就发软了,虽然嘴巴说着抗拒,但阴户内正受到胸部的刺激而分泌出淫液来。

  慕凡:「别搓哪?恩?是别搓这里吗?」

  丽华:「啊……学……学长……就是那里,别搓那里了啦!喔……」。
  慕凡:「学妹你真淫荡啊……搓一下胸部就要高潮的样子」

  丽华:「别这么说我……我哪有淫荡?」

  慕凡:「还说没有,那我证明给你看看。」

  慕凡将丽华的衣服拉起,露出包覆两团大肉弹的胸罩,「哇塞!好大!」
  然后将两个巨乳从胸罩中掏了出来,「靠!好大!比欣慧还大!」,舌头马上舔起丽华的乳头,有如安上马达般,上下舔弄速度极快。

  丽华:「喔……喔……别舔了……啊……不要……啊……好学长……喔……你好会舔喔……要……泄了……」

  丽华在慕凡的舌头攻势之下高潮了。

  「就說妳很淫荡吧!」慕凡不等丽华从高潮的震撼中回复,扒下丽华的短裤,将丽华双脚抬在自己的肩膀上一脚一边,掏出自己的巨棒就在醉倒的欣慧旁边,插入丽华的蜜穴中。

  丽华:「啊……学长你不要啊……啊啊……」

  慕凡:「爽不爽,看你满爽的样子」

  丽华:「不要这样……学姊在旁边你怎么可以~ ……喔……啊……」
  「她醉了,不会知道的啦,学妹你好紧啊……喔……」,慕凡有如老汉推车,拼命的前后挺腰,往前将棒子捅进桶出。

  随着棒子的进去,丽华的淫液被棒子头的沟给从洞里刮了出来,洒落在沙发上,被KTV 的昏暗灯光照的闪闪发亮。

  丽华的巨乳也随着激烈的下体碰撞,虽然是躺在沙发上,但也剧烈的摇晃。这嘲让慕凡更兴奋,双手再次搓揉起来,肉棒更硬了几分。

  丽华:「学长……啊……我……不行了……别再插我了……要坏了……啊……」

  慕凡:「学长我比你那男友强不强猛不猛啊?叫声老公来听听」

  丽华:「强……猛……啊……老公你好猛……喔……好哥哥……啊…… ~啊……我要泄啦……啊……来了……」

  「一起高潮吧!喔……」慕凡将子子孙孙灌进丽华的蜜穴之中。这时电话突然响起,这是薛云在KTV 楼下打的电话。

  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薛云听完,心中突然有点愤怒,可能是因为变身为赵军,所以也有身为赵军的心思。

  薛云:「妈的!死家伙,这色胚。好,上了我的女人,我也要上他的女人。」
  薛云立马将身旁的欣慧的裙子褪上了腰部,露出秀裤,秀裤也不脱就把巨棒从内裤边缘插入欣慧的蜜洞中。

  薛云:「在旁边听也听久了看也看久了吧?喔……好湿啊妳」

  「啊……赵军你……喔……」欣慧突然开口呻吟了起来。

  丽华:「学姊妳……妳醒了?」

  薛云:「说,在KTV 时,妳是不是也像刚刚那样看着妳那色胚男友上了丽华?」

  欣慧:「赵军你……啊……好大……喔……痛……怎么会这么大……」
  薛云:「说,别在那边享受我的棒子,妈的,妳也是荡妇啊!!」

  欣慧:「喔……你……别再插了啊,我说就是,学妹,我那时喝太多了,虽然醒了过来但也无力阻止他。呜呜……」

  薛云:「哼,借口,我看你也是生性淫荡,看到自己的男人上别的女人有了性奋,也就忘了阻止了!」

  欣慧:「喔……赵军,别干了啊……看在我们是同班同学的份上,放了……啊……学妹……救我……」

  丽华:「学姊……我。……我也被慕凡学长那个了……你……就让赵哥哥那个一下吧,算是打平好吗?」

  欣慧:「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啊……就是那里……再来……再多顶那里几下」

  突然欣慧从原本的抗拒,变成双脚夹住薛云的腰部,激烈扭腰与薛云的下半身顶了起来。

  「啊……啊……好爽……顶到花心了……终于顶到G 点了……啊……啊……哥哥你好会……啊……顶喔……」

  欣慧越叫越大声,薛云将欣慧抱了起来,让欣慧在自己身上上下扭摇,床发出了吱……吱……的声音,薛云将欣慧的白色上衣钮扣全部解开,将胸罩翻了上去,双手狠狠的掐揉欣慧的胸部。

  薛云:「妈的,越想越不爽,帮你种几个草莓!」

  欣慧:「别……别……好哥哥……别种……啊……」

  薛云:「你都要跟他分手了,还怕被发现草莓不成?」

  薛云不管她,狠狠的在两边胸部各种了几颗大大红红的草莓。

  欣慧听到分手两字又感受到现在被同班的赵军奸淫,再次哭泣了起来,但一边哭泣却一边感受到一股有心头的大石放下的感觉。

  「第一次被慕凡之外的男人奸了,怎么感觉很性奋啊?是不是我真的那么淫荡啊?」欣慧心想。

  薛云:「别哭了,当我的女人吧!」

  欣慧:「喔……不行,你是学妹的男友,啊……啊……」

  「3 人行不就好了,丽华来!」薛云将欣慧放倒躺在床上,叫丽华趴在欣慧的身上,屁股对着薛云。

  薛云看着一上一下两个蜜穴,其中有一个还插着自己的肉棒,这淫荡的画面,让棒子又硬上几分。

  右手中指插入丽华蜜穴,拇指扣住丽华的菊花,这一招让丽华顿时呻吟了起来。

  薛云下面插了欣慧一百下,就拔出往上再插入丽华一百下,就这样交换抽插,丽华与欣慧两对乳房上下交叠,乳头与乳头间相互摩擦,让丽华与欣慧也相互蛇吻了起来。

  欣慧:「棒哥哥……我不行了……要去了……好像有什么要喷出的感觉!啊……」

  丽华:「学姊那是高潮,让他泄吧……啊……我也快了」

  薛云:「丽华妳先等等,欣慧先一起吧!」薛雲加快对欣慧的冲刺。

  「啊啊啊啊……你好猛……好猛……啊啊啊喷……喷……喷了啦……」在欣慧高潮时,薛云也将白色豆浆射了进去,运起采阴法诀来。

  不运还好,一运起这法诀,欣慧高潮的感受更是激烈,「啊……爽死了啊……」,顿时晕了过去。

  棒子没软,从欣慧的蜜洞拔出再次插入丽华的穴穴,运起马达,「丽华换妳啰,嘿嘿!!」

  「讨厌,哥哥你……好讨厌啊……也射给我……满满的灌爆我……」

  丽华也在薛云的采阴法诀中,在短时间的第二、三次高潮中晕了过去。
  薛云:「恩……好,两个元阴之力还真多,大补!」这次真的可以变女了,运起变神诀,薛云的脸慢慢转变成丽华,平坦的胸口也慢慢隆起,双E 豪乳慢慢成形,而下身的长棒却慢慢往身体内缩,渐渐不见踪影,转而凹入体内,两片类似外阴的模样渐渐成形。薛云个子也开始慢慢缩小变成跟丽华同样的身高高度,这时也感受到,体内那菊花道开始分裂成两道,一道的出口还是原本的肛门,而另外一道的出口则是与刚刚棒子内凹的地方连接上也开通管道,而内缩的棒子的头则化做了阴蒂,上面有一层皮覆盖着等待未来某人将它吸舔。

           第五回-变女后之第一次破身

  薛云看着镜子中变身为丽华的自己,不自觉得搓起自己身上的巨乳来,没搓还好,一搓就腿软。

  「怎么这么敏感?丽华敏感带是胸部,怎么我变身后也是一样的状况!」
  床上还躺着被采阴之后爽晕的丽华跟欣慧。

  「恩,去丽华房间挑件性感的衣服穿」

  薛云到了丽华搬家后尚未整理完毕的雅房,在纸箱与衣柜中翻找了起来,「找件可以凸显我身上大奶的衣服」。

  「唷M这件啰!」薛云所拿是一件无袖V 领洋装,但裙摆不长只到大腿一半而已!

  「再挑一套蕾丝可爱内衣裤」,薛云穿上一套粉红色内衣裤,上面有百合绣花,肩带也有绣花!再套上刚刚选的V 领洋装!

  「哇!真美!应该每个男人看到都想上我吧!尤其这对豪乳真是会引诱男人的目光啊!」

  「再多拿两套丽华的衣服,以后还可以变化一下,啊!顺便也得去拿欣慧的衣服!」

  薛云在地上顺手拿起一个小旅行袋,装了几件衣服内衣裤,然后就来到欣慧的房间也拿了几件。再把原本赵军的衣服收起!

  「恩!两位美人,后会有期啦!」薛云就这样以丽华的样子离开了两位美人的租屋。

  「阿!赵军的车子得还他!」薛云开回赵军的租屋处,心想会不会赵军醒了?但醒了也不怕,现在已经是他女友丽华的面貌!

  薛云停好车,蹑手蹑脚进入赵军的房间,现在是早上八点,赵军仍是打呼睡梦中,看来他的元气是恢复了一大半!

  薛云放下车钥匙,轻轻关上门后,突然肩膀被人从背后拍了一下!

  「啊!」薛云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但急忙之下没站稳就往前一倒。

  这时被人用双手扶住,但这双手扶的位子正好是薛云的大奶上!

  「咦……这不是赵同学的女友丽华吗?」说话的男子手也没闲着,双手各五指都往掌心握了握,搓起薛云的巨乳!

  「你。。。你。。。别这样。。。笙豪学长,喔……」薛云因变身丽华,双乳被搓之后,敏感了起来!

  「唷!真是大啊!没想到比我想像中的还大,昨晚就是你在叫床啰?真是淫荡啊!害得我失眠啊!」

  薛云因变身过赵军,有赵军三天的记忆,这笙豪是跟赵军合租的同学,也是丽华的学长!

  「学长别这样,我男友在里面。。。啊……你怎么把手伸进来了……喔」,笙豪一手伸进薛云的V 领里头,食指与中指夹住乳头,手掌整个握住薛云的巨乳!
  「他啊……被妳搞到睡瘫了吧!早上我看他房门没关紧,叫他都叫不醒啊!学妹妳这胸器好滑嫩啊!阿呀……怎么腿软了?」

  薛云受不了胸部的刺激,腿一软蹲了下去。笙豪见机不可失,左手扶助薛云的背,右手就捞起薛云的双腿抱了起来。

  「来,到我房间我让妳吃一下我的大生蚝」

  「什。。。什么大生蚝?学长房间里有海鲜?」

  「唷!妳是装傻还是幽默啊?等等我吃妳的鲍鱼,妳吃我的生蚝,如何啊?」笙豪用他的名字打了个黄色笑话。

  笙豪转身进了他的房间一脚关上了门,将薛云放到床上,双手马上将薛云的V 领洋装,从肩膀往两边往下拉下。

  所以薛云上半身两手被衣服给束缚住,而胸前两颗凶器只剩下胸罩半掩着。
  「哇赛!真是壮观!」喀擦……喀擦……笙豪快速拿出智能型手机拍了两张。
  「学长你干嘛拍照?」

  「这样妳才会乖乖听话啊!」

  「不要……」,笙豪将薛云的巨乳掏出胸罩来,露出粉红的乳头跟大大的乳晕!又拍了两张!

  笙豪:「真像乳牛啊……」

  薛云:「学长,删掉好吗?不然我无法做人了……」薛云假意的说。

  笙豪:「删掉可以,但我这根帮我好生伺候。」

  笙豪将他所谓的大笙豪从运动短裤掏出,在薛云面前晃啊晃!

  薛云心想:「等等吸干你!哼!」

  薛云一口含住笙豪的肉棒,时而头上下地套弄,时而伸出舌头舔了舔笙豪肉棒的马眼,这时还会一边看着笙豪一边身舌头舔!

  「噢……妳好会舔啊……」笙豪手也没闲着,弯下腰两手搓揉着薛云的乳房,两手将薛云的大奶左右相互撞击了起来!

  薛云:「学长……别弄我胸部啦……喔……」

  笙豪:「弄妳胸部妳就这么淫,那弄妳小穴不是更淫?」

  笙豪将薛云推倒躺在床上,右手握着薛云巨乳搓揉,一口含住乳头一吸一放舌头上下舔弄乳头,左手伸进薛云的小内裤中,中指插入小穴里!

  薛云:「啊……学长……喔……那里不能抠啦……啊……感觉好……好爽啊……」

  笙豪再把薛云上半身的V 领洋装整个脱到腰部,让薛云双手自由也让两个大乳房整个绽放出来。

  笙豪:「丽华学妹,好久就想上妳了,天天听妳在跟赵军房里叫床,真是折磨人啊!」

  「啊啊……别抠那里……要死了……啊…… ……不行……要高潮了……」薛云感到一阵苏麻,下体变身后出现的阴道泄出大量的爱液,而转为阴蒂隐藏起来的马眼,也喷出白白的精液。

  「妳爽完了,换我爽!」笙豪将薛云带有精液与爱液的秀脱掉,将两脚扛在肩膀上,肉棒对准薛云的阴道口,扑哧一声插了进去!

  笙豪:「噢……终于干到妳了!好紧啊!学妹妳每天被赵军干,怎么还这么紧?」

  薛云:「啊……啊……学长……你怎么这样说我……啊……好大啊……好满……」

  笙豪:「怎么样?比赵军大吧?」

  薛云:「恩恩……大…… ……比老公大……」

  笙豪:「什么?谁是你老公?该叫我老公,说要我干死妳!叫啊!」

  薛云:「啊……你是我老公……啊……老公。。。干死丽华……干死我吧!」
  笙豪:「妳真的他妈的是淫荡女人啊!」

  笙豪将薛云臀部抬了起来,让薛云张开双脚,翘起屁股,将薛云的身子折了起来,让薛云看到自己的穴穴正在被笙豪的肉棒插进抽出。

  笙豪随着也蹲了上来,两手扶着薛云了两脚,展开了公狗腰的攻势!

  薛云:「啊……呀……不要这样干啊……我那里会坏掉的啦……啊啊啊……」薛云的巨大乳房随着笙豪公狗腰的前后撞击,上下地剧烈晃动。

  「真是美景啊!」受不了薛云巨乳的晃动刺激,耳朵听着薛云失神的淫叫,肉棒更硬了几分,精关有了松动要喷了!

  这时,门外出现了赵军的声音:「喂……你这死海鲜臭笙豪,干女人小声点,一大清早吵死人了!」

  赵军被隔壁薛云的叫床声给弄醒了,看了看手表,吓了一跳,「啊……靠!今天要载丽华去火车站说!」

  匆忙起床,看了看四周,「咦,芸芸这骚货走了?」,耳边又传来激烈的叫床声!

  赵军换好衣服拿了车钥匙,出了房门,这叫床声更是清楚响亮!

  薛云:「啊啊啊……好老公……你好棒……插死我啦……」

  赵军听到这淫叫,马上顶了帐棚!心中有所不满就敲了笙豪的门抗议!
  笙豪:「死老赵!你昨晚干你女友也叫整晚,有什么好抗议的!我正爽着,别烦我!」

  笙豪心虚的对门喊着,希望赵军没听出他的女友正在被自己干着!

  薛云不管他们,笙豪被吓得动作慢了下来!棒子也差点软了!

  「别……别停啊!用力干我……快……快射给我……」薛云双手将笙豪抱住,拉了下来让笙豪压在自己的豪乳上,与笙豪蛇吻了起来!

  赵军:「好好好!我刚好要出门!好好干啊!妈的!」

  笙豪听到赵军关上公寓大门的声音,想到刚刚惊险,自己正在上同学的女友!刺激万分之下,就想要射出啦!

  笙豪扶着薛云的腰,薛云双腿夹住笙豪的腰,激烈的做着活塞运动。

  笙豪:「妳真是。。。刚刚差点被赵军发现」

  薛云:「啊啊……怕什么……你现在不是我老公吗?啊……就是那里……刚刚抠也是那里……要泄啦!」

  笙豪:「好学妹……一起一起上天堂吧!接收我的子孙吧!」笙豪将滚烫的精液灌进薛云的穴穴中!

  「啊……」这两人同时叫了起来,而薛云也运起菊花神功,笙豪感觉怎么射也射不完的样子!

  笙豪:「好爽……喔……射好多啊……」笙豪一阵哆嗦翻了白眼,口吐白沫,往后倒去!碰!躺在了床上!

  薛云:「哼哼!这色狼晕了吧!应该没死吧?」

  「没想到当女人高潮时真的是。。。。爽啊!」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漓人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菊花宝典 (1-5) 作者:不祥_另类小说_,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